當前位置:龍圖IT服務 > 企業IT外包 >

中國工業數字化論壇:制造業的IT服務突破口

作者:IT服務 發布時間:12-12 閱讀: 轉至微博:

 談起傳統制造業的轉型,“紅領集團的紅領模式”是各大智能制造會議上被屢次提及的典型案例,在12月6日于京召開的中國工業數字化論壇上也不例外。
紅領集團這家傳統的服裝制造企業,在互聯網時代的競爭條件下,以150%的年利潤增長率震驚服裝業。正因為抓住了信息技術的尾巴,這家魔幻工廠打造出全面信息化的個性化生產線,其完善的板型、工藝、面料數據平臺(擁有上萬億的人體板型數據)幾乎囊括了全部的設計流行元素,為消費者提供了出色的定制化消費體驗。
IT服務
“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將改變人類的生活方式,也將給傳統產業帶來革命性變化。‘傳統制造+互聯網’將走向數字化、網絡化制造,最終走向智能制造。”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工程院制造業研究室主任屈賢明評價道。
IT作為通用性技術,對其他產業具有很強的帶動作用。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軟件服務業司巡視員李穎表示,IT已經深入滲透至制造業的設計、生產、銷售等各個環節,并不斷推動制造業的生產方式向智能、精細和柔性轉變。IT與制造業結合、工業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成為智能制造戰略的關鍵。
IT服務于制造業空間廣闊各行各業都在積極擁抱互聯網的當下,整個IT行業的業務模式也在發生著改變。今天的IT產業正呈現出“硬件+軟件+云”的新型業務模式,而在面向制造業的IT服務方面,我國也具備一定的基礎,并迎來廣闊的發展空間。
李穎給出一組系統集成企業的數據顯示:2015年,以制造業為主營領域的信息技術服務的企業共有1502家,占數據庫企業總數的21.8%,較2014年增加了2.2個百分點。其中一、二、三、四級企業(一級要求最高)分別為82、194、935、291家,在同級企業中占比分別為32.8%、28.2%、24.1%、13.9%。
“可以說,發展智能制造、服務型制造的理念已經逐漸被制造業企業接受和重視,并將其視為降低成本、開拓市場、促進消費、提升自身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手段。”李穎說,目前,很大一部分制造業企業加大了信息化建設的投入,為IT服務業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和難得機遇,面向制造業的IT服務骨干企業呈現出營收和利潤雙增的良好局面。
目前,越來越多的企業還開始將各項業務信息系統進行集成,通過構建私有云平臺或依托公有云平臺整合各環節數據資源,推動制造生產全過程的自動化控制和智能化控制,推動企業內部及企業間的產能資源共享。航天云網就通過整合設計、制造資源,搭建開放的“云制造”平臺,對接用戶個性化需求,支持異地協同設計、虛擬裝配、仿真分析等,已經服務超過10萬家企業。
不僅如此,IT服務骨干企業還在加速整合3D打印等相關技術、產品和服務,陸續推出按行業、領域定制的綜合性解決方案。和利時、四方繼保等企業就將自己生產制造過程中累積的經驗應用到解決方案研發中,不斷提升面向電力、軌道交通等行業的解決方案的成熟度。
“西門子曾用35億美元收購年利潤1億多美元的美國UGS公司,不到10年便拿出一套基本成型的智能制造解決方案,成為工業4.0的標桿;GE公司變賣家電等低端制造和利潤豐厚的金融業務,投資10億美元成立GE數字公司,開發出工業互聯網平臺PREDIE,2015年成功收獲50億美元。”分享完一系列IT與制造業融合的成功案例后,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信息中心首席顧問寧振波直言:“離開了高檔工業軟件,‘中國制造2025’就只能是一個夢。”
仍面臨諸多問題和挑戰
然而,雖然面向制造業的IT服務前景廣闊,但問題和挑戰依然很多。
從供給側來看,李穎分析稱,隨著后付款、“免費+增值服務”等模式的出現,IT服務企業面臨收入減少和轉型升級需加大投入的雙重困境。而制造業企業出于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考慮,也通常不會將工藝流程中關鍵環節和參數交給IT服務公司,導致高效的信息系統解決方案難以形成。
不僅如此,目前,行業解決方案中采用的工業軟件以國外產品居多,大多需要進行二次定制開發,系統之間缺乏統一的數據格式、接口標準,從而導致各個系統難以形成合力。李穎還指出,目前我國IT服務制造業的產業鏈尚不完善,能夠面向制造業提供信息技術咨詢、設計的企業不多,缺少類似IBM、埃森哲等綜合性制造業咨詢設計公司。
而從需求側來看,由于各行業的信息化發展水平不均衡,對“智能制造”的認識也存在較大的差異,也不利于面向制造業的IT服務發展。
與此同時,李穎還表示,受宏觀經濟的影響,制造業企業普遍收入減少、利潤下滑,在投資過程中通常采取復制現有模式以求平穩過渡,從而造成加大IT服務投入的力度不足。另外,制造業企業在完成信息化建設后,受制于制造業工人信息化技能水平限制等原因,對后期使用效果的改進反饋不足,無法形成持續改進提升的局面。
而在工信部副部長懷進鵬看來,IT技術多項挑戰都還懸而未決,“到2020年,智能終端的產值將超過數百億元。在這個發展過程當中,信息技術按照現在的工藝和能力持續不了多長時間,工業的路線圖也還不清晰,因此信息技術本身自然也就需要變化,例如在物理材料方面就有很多新要求”。
隨著下一代互聯網的到來,IT技術會帶來新的飛躍,但在這個過程中還需要解決很多問題。“下一代互聯網如果要和實體經濟結合,它是以移動互聯網結合還是物聯網自身系統的結合?新一代互聯網絡如何管理?未來的網絡架構是不是會有第三代互聯網?”在懷進鵬看來,這些都是IT與制造業融合所面臨的全球性問題。
要找準突破口
在屈賢明看來,企業要想推行智能制造,首要前提就是目標產品先進、市場前景利好。“技術先進,最好是數字化智能化產品;市場前景好、產能不足,不會產生新的產能過剩。但如果產品落后、市場前景不好,搞智能制造等于是找死。”屈賢明直言。
另外,推行精益生產、優化生產工藝也是智能制造的基礎。日本三菱電機就曾經強調,推行“e工廠”要做好基礎工作,包括產品優質、精益生產、做好現場自動化技術改善。“如果做不好這幾項基礎工作,搞智能化只能是放大底層存在的缺陷。”屈賢明說。
那么,智能制造要從何處下手,從何處突破?在屈賢明看來,“點—生產線—車間—工廠”是合理的實施路徑。要以經濟效益最大化為主要目標,不盲目追求高水平、高自動化、高智能化?梢杂弥悄芗夹g解決自動化、數字化階段存在的問題,如質量問題等。
另外,屈賢明還表示,培養系統集成公司是推行智能制造的重要條件,可以通過四種途徑形成:用戶“久病成醫”,通過本企業發展智能制造成了集成商,如深圳雷柏;制造裝備供應商從制造商轉變為服務商,如東莞勁勝;從事自動化的研究所轉為集成商,如北京工業自動化研究所;從設計院轉為集成商,如機械工業第六設計研究院。
總之,李穎最后表示,希望企業、產業聯盟、科研院所和政府能夠攜手攻堅克難,提升我國面向制造業的IT服務發展水平,助力中國“智”造。

關鍵詞: IT服務
    日本一级婬片人妻